太阳城娱乐官网,太阳城亚洲,太阳城娱乐

主页神话故事中国神话
文章内容页

还魂草

太阳城娱乐 | 发表于2017-11-13 | 作者:匿名 | 来源:互联网 | 被阅读
导读:廖精艺刚给因采药落崖而死的父亲办完丧事,两个捕快就找上了门。廖精艺问捕快有什么事,捕快亮出一张大红的请柬说:“县令有请!”县令邀请不得不去,廖糕艺只好告别妻子,心情忐忑地跟随捕

 廖精艺刚给因采药落崖而死的父亲办完丧事,两个捕快就找上了门。廖精艺问捕快有什么事,捕快亮出一张大红的请柬说:“县令有请!”

还魂草县令邀请不得不去,廖糕艺只好告别妻子,心情忐忑地跟随捕快上了路。

此去只有十几里路,骑着快马也就半个时辰。到了县衙,远远就看到唐县令站在县衙门口等候,廖精艺赶忙上前施礼,唐县令一把搀住他,满脸堆笑地挽着廖精艺的手进了内厅落座。

唐县令开门见山地说:“此次请你来,不为别的,只是圣命难违,圣上有疾急需还魂草医治!本县早已打听过了,这方圆几十里就你们廖家有本事找到还魂草,怎么样,辛苦一趟吧!”

廖精艺面露难色:“这还魂草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上,极难找到!找到也是靠运气,况且小的还有重孝在身,不能远行。”

唐县令脸一撂:“是圣上的身体重要还是行孝重要?难道你敢背上不忠的罪名?好了,本县给你十天的时间,你看着办吧!”说完,把手一挥,将廖精艺打发了。

回到家里,廖精艺久久呆坐着愁眉不展,妻子看他一脸愁苦就问有什么事,廖精艺就将唐县令让他寻找还魂草的事情说了。

妻子一听顿时惊坐在地上。

不归山位于武夷山山巅,这里人迹罕至,蔓藤缠绕,更是虫蛇虎豹频繁出没的地方,就算最大胆、最有经验的药农也极少到这里采药,因为大多数来这里采药的人最终都一去不归,所以这里被当地人称之为不归山。

廖精艺带足了干粮,跋山涉水来到了不归山脚下,前面已没有了路,只能靠柴刀斩荆而行。走了没多远,前面尽是悬崖峭壁,所幸有无数的蔓藤从悬崖上低垂下来,廖精艺手脚并用,如猿猴般从这一根蔓藤荡到另一根蔓藤,经过两个时辰的攀爬,终于到了山顶。

爬上山顶,地势开阔了许多,没走多远,就看见一个大山洞横亘在眼前。廖精艺曾听父亲说过,还魂草极喜欢阴冷潮湿的地方,山洞一般都具备这种生长条件,廖精艺决定进去探个究竟。

顺着山洞崎岖不平的道路小心前行,大约行进了几十丈的距离,忽然一股难闻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。再往前,廖精艺看到一堆堆白骨,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,心想别是误踏了老虎的巢穴?想到此,他不敢再前行,小心翼翼地退出来。

坐在洞口的岩石上,擦着额头的冷汗,心神稍定后,他思忖,这肯定是一只大动物的巢穴,要不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白骨。就这样回去又心有不甘,于是他决定再去探个究竟。

为防万一,廖精艺左手持火把,右手持柴刀小心前行。踏着累累白骨,越往里走越潮湿,越阴冷,白骨也越多,正走着,廖精艺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团红光闪烁。廖精艺心说不好,这里有野兽,刚要转身朝外逃,突然心中一动,他突然明白过来了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野兽的眼睛通常在黑暗中是发绿光,而不可能是红光。

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廖精艺大着胆子继续前行,又走了十几丈的距离,他终于看清了,那束红光是从一个小土堆上发出的。廖精艺心中一阵暗喜,莫非碰上了红宝石?想到此,他大着胆子又朝前走了几步,借着火把的亮光,他终于看清了,乖乖,这哪是什么小山堆,而是一条盘伏着的巨蛇!这条蛇足有水桶般粗细,盘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山似的,而那束红光正是来自蛇头。

廖精艺吓得双腿打战,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应对!侥幸的是,巨蛇正在睡觉,并没有发现处在下风口的廖精艺。心神稍定,廖精艺借着火把的光亮,打量山洞的周围,他蓦然发现,在离巨蛇盘伏的不远处,有十几株还魂草正茂盛地生长着。廖精艺内心一阵狂喜,正打算悄然上前,或许是火把的温度惊醒了巨蛇,只见它一张口,一股腥臭的液体顿时把火把扑灭。廖精艺一看巨蛇醒了,扔下火把和柴刀,没命狂奔,也不知跌了多少跟头,擦伤了几处,这才连滚带爬地一口气逃到了山下。

回到家后,廖精艺仍是惊魂未定,妻子看他如此狼狈就问发生了什么事。喘了好一会儿,廖精艺才把不归山的遭遇对妻子说出。

两口子正在说着巨蛇的事情,突然一阵马蹄声声由远而近。廖精艺刚起身,只见唐县令率领着一班衙役闯了进来。

唐县令劈头就问还魂草的事情,廖精艺说还没找到,唐县令阴沉着脸在屋里转了一圈说:“还有五天,如果你再交不出还魂草的话,你知道后果是什么!以本县看,是有必要催促一下了!”说完,唐县令将手一挥,一班衙役锁上廖精艺的妻子就走。廖精艺上前阻拦,被一个衙役一脚踹倒在地,临走,唐县令又说:“五天后用还魂草换你妻子。”

廖精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衙役们带着他妻子离去,,

廖精艺好一阵难过,没想到自己的祖传手艺竟成了祸根!但此时已无暇难过,他很清楚,狗急跳墙的唐县令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!现在唯一的。办法就是拼死一搏但奶何制服巨蛇却令他分外头疼。徘徊良久,最后他将目光落在挂在墙上的排刀板上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带上排刀板和一应工具出发了。南于是轻车熟路,他只用了三个时辰就来到了洞口。他持着火把先向洞内走了十几丈,确定巨蛇没有在附近,这才折回洞口,将排刀板埋在洞口。排刀板共有二十四把尺余长的尖刀,把把锋利无比,且每把尖刀的刀刃都冲洞里,一旦巨蛇从此经过,必然会被排刀板的尖刀划得肠穿肚烂。

一切准备停当后,廖精艺坐在洞外的岩石上静等,一晃一个时辰过去了,洞中毫无动静,天也渐渐黑了,廖精艺想今天恐怕没有戏了。于是,他就在一个背风的岩石后面用枯枝生了一把火就此休息。

第二天天刚麻麻亮,廖精艺就急匆匆去洞口察看,排刀板仍静静躺在那里,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又坐了一个时辰,看看已日上三竿,洞内仍毫无动静。廖精艺沉不住气了,他心想,再如此等下去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,必须将巨蛇引诱出来。如何引诱,廖精艺觉得巨蛇肯定喜欢吃山羊,于是他就在洞口学起了山羊叫。

他一直叫到中午,可巨蛇似乎没听见,洞内依然毫无动静。“别是巨蛇已出去了?”于是,廖精艺大着胆子,持着火把朝洞内走去。也就走了几十丈,廖精艺就远远地看到那束红光在闪烁。

原来巨蛇仍在洞中!廖精艺顿时放了心,正打算转身往回走,突然心中一动,弯腰捡起了一块碗口大的石头,悄悄朝巨蛇走去,待走到离巨蛇大约还有五丈的距离,廖精艺举起了石头,拼足了全力朝那束红光扔去。

巨蛇受到了惊吓,发出了低沉的闷吼,巨大的身躯迅速地舒展开来,朝廖精艺猛扑了过来。

廖精艺撒腿狂奔出洞外,迅速躲到一个岩石后面,几乎是紧随其后,巨蛇那金色的身躯也出现在洞口。

廖精艺看到,巨蛇的脑袋至少有马首那么大,金黑相间的斑纹错综交叉布满全身,那黑色的信子足有婴儿的手臂粗。

“乖乖,好大的一条蛇!”

巨蛇的身体很快触碰到了排刀板,当第一排排刀刺入巨蛇的身体时,巨蛇在疼痛的驱使下拼命前行,随着开山裂锦般的一阵声响,锋利的二十四把排刀将巨蛇从头至尾来了个大开膛,鲜红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肚肠淌了一地,巨蛇挣扎了一阵就不动了。

面对惊心动魄的一幕,廖精艺躲在岩石后面吓得瑟瑟发抖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。又等了大约一袋烟的工夫,他断定巨蛇的确是死了,这才小心翼翼走到近前,用手中的柴刀将拇指大的红宝石从蛇头上剜出。

拿到了红宝石,廖精艺重新点上火把来到洞中,巨蛇盘踞的周围居然一下子生长了几十棵还魂草。一般还魂草都是单株生长,似这样成群生长闻所未闻!廖精艺顾不得多想,用药锄连根带土的一棵棵刨起,放人药篓后,迅速地离开了山洞。

回到家里后,廖精艺架起篝火将大部分还魂草焙干,然后拿着一株还魂草来到了县衙。

唐县令看到如嫩竹般的还魂草眼里顿时放出了绿光,但他不相信眼前的这株就是还魂草,于是他找来了一位当地的名医进行鉴定,经过反复察看,名医最后确定就是还魂草。

“不错,不错,没想到还魂草居然被你找到了!”唐县令终于露出了笑容,接着话锋一转,“你的妻子现在还不能回去,你要再找回一株还魂草方才能放她回去。”

廖精艺一听,简直是无赖,恨得牙根直痒。

唐县令假装没看见廖精艺的表情接着说:“放心,你妻子在这里过得很好,有吃有喝的,你尽管去找。送客!”

廖精艺刚要说点什么,唐县令把眼一瞪:“再不走就治你个咆哮公堂!”

没办法,廖精艺只得转身离去,可他没走几步又折身回来,从怀里掏出那颗红宝石,满脸堆笑地对唐县令说:“大人!你看我们夫妻好久没在一起亲热了,你高抬贵手先将我们放回去,小的日后定会再找到一株还魂草献给大人。这颗是祖传的红宝石,你看……”

见多识广的唐县令接过红宝石,把玩良久,最后露出笑脸:“好吧,看在你献还魂草有功的分上就先放了你妻子,但还魂草还要找,否则……”

唐县令马上吩咐衙役放了廖精艺的妻子。当廖精艺看到明显消瘦的妻子时,顾不得安慰,领着妻子陕步离去。

回到家里,廖精艺迅速收拾好所有值钱的东西,连夜逃进了深山。

三日后,廖精艺听路人说,当天晚上有几万条蛇围攻了县衙,整个县衙包括唐县令在内的几十口人被当场咬死。

听完此事,廖精艺深深地叹了口气。